CHANEL NEWS

00/11
celebrities-review-5

名人回顾

卡尔•拉格斐《工作纪实》摄影展开幕典礼
9月14日,于巴黎Maison Européenne de la Photographie欧洲摄影社

karl-lagerfeld-parcours-de-travail-video-of-the-exhibition

卡尔•拉格斐 : 工作纪实
展览视频

摄影的皮相
卡尔•拉格斐的映像笔记来自Anne Cartier-Bresson

1980年代末,卡尔•拉格斐开始对摄影产生兴趣。从一开始,他就非常投入,热切地把他“时尚设计师”的身份与摄影艺术结合起来。他的作品非常个人化,即使是“制作”新闻发布资料影像或广告大片也不例外。卡尔•拉格斐这些个人风格浓厚的作品,会透过某些特定的曝光与冲印技巧来诠释他对现实的独特观感,反映出他独特的个人偏好。

曝光与冲印
卡尔•拉格斐会视情况需要采用黑白或小幅彩色底片、6 x 6正片、或宝丽来,而近期则多用数码相机。如果是黑白摄影,他总是采用哑光相纸,加上高度的美术影像完成后制,造成浓墨重彩的黑与强烈的反差。相纸上丰富的密度,让人联想起面料掉入光波间的景象。有时,他的视角可能非常古典,甚至接近历史性的旧照,比方他所拍摄的凡尔赛宫Versailles摄影系列。(注1)。某些影像,甚至令人回忆起法国摄影大师Eugène Atget在上个世纪初留下的黑白作品。而在此所使用的银色明胶型相纸,则会因为不同的冲印方式,展现不同的深色调。
不论 是传统的冲印或是色彩转印,如果把黑白调成深褐色,影像就会出现一种如诗如画的效果,如同“Homage to Oskar Schlemmer向奥斯卡•施莱默致敬”系列作品所呈现的。这是因为移动中主体的模糊影像和暖色调的光晕,在硫化显影剂的冲洗下,会更加强调诗化的效果。同时,传统的银盐颗粒转化成硫化银也会特别稳定,能够在极端的条件下保存。在其他的系列中,冲印在哑光的铝板上,带有冰冷的金属效果,阴影和高光之间的反差特别强烈,更强化了视觉冲击。

宝丽来转印相片
从1990年代开始,卡尔•拉格斐对特殊的质材相当感兴趣,不论是黑白照片、深褐色调的黑白作品,或彩色照片,他都会尝试这种瞬间感光显影的方式。他使用20 x 25的相机摄影,接着以热水分离显影剂上的正片影像,转印到有Arches水彩颗粒效果纸上。这项技术能够使影像色调细腻,形成一种如画的笔触和绝佳的轻盈感。为强调这种画作似的效果,卡尔•拉格斐有时甚至以手工蘸上眼影或涂抹性的干颜料为照片上妆。

树脂显影法
卡尔•拉格斐于1996年至1997年(注2)间,曾深入研究过这种显影法。树脂显影法,又称树脂颜料显影法,是在碱金属铬酸盐感光剂显影基础上,加以改良。这项技术大大地提高了早期冲印影像的稳定性,而获得Duke of Luynes award呂伊納公爵奖。卡尔•拉格斐以6x6的彩色幻灯片作底片,利用光照固化铬酸盐明胶层上的影像,接着用画笔把颜料涂在图片表层,然后再加热固定影像。这个程序需要大量的手工步骤,而这种表面上色的技法,为摄影带来很大的创作自由。

Fresson冲印技术
这是另一个冲印技法,1950年代由Fresson家族开始商业化而普及。拉格斐利用Fresson技术冲印出四色柔光照片,那强烈的、绘画般的视觉效果,很类似20世纪初期画意派摄影家的风格。卡尔•拉格斐利用6x6的彩色幻灯片冲印作品,不再重新装裱。

丝网印刷
这种机械式的照相制版,是以一张有经纬线的银版,形成色块似的“丝印”效果。图像是在丝网之上感光,将影像投射到丝印版上,所需的影像留下一片墨水形成的色块,就像用描图纸勾绘出来的一般。使用的介质一般是金版、银版或是标准形式的Arches纸。

数码打印(注4)
1990年代末期,卡尔•拉格斐在他的7L工作室中,实验新的技术。从数码打印开始,他将相纸处理成艺术作品。他以喷墨颜料用在不同的媒介上(帆布、纹理5的水晶纹理纸、纯棉的Arches或Hahnemühle纸),不同的纸材和技法的运用,能随意地变化出种种不同的效果。

他的好奇心与品味驱使他不断的尝试新的视觉体验,凭着他的敏锐度与直觉,卡尔•拉格斐能够很快熟练新的摄影技术,并运用在他的研究上,尤其是专注在色彩、彩妆品、身体与脸部。一位服装设计师,能写实地将他对风景、人物肖像或裸体的感受转化到摄影上。为了达到他所想要的效果,卡尔•拉格斐总是尝试各种不同的技法,从中选择最精密,又能表达光线“感性”的曝光与冲印方式。
卡尔 卡尔的摄影历程,从1987到现在,看得出他的曝光和印制风格已历经了许多重大的转变。卡尔•拉格斐风格的演化跟他自觉的转变有关,但同时也跟摄影的硬件演化齐头并进。如同高级定制服,冲印技术的进步能够更好的强调作品的手工制作与工艺水准,而使成品提升为一件独到的艺术品。(注6)

karl-lagerfeld-parcours-de-travail-by-jean-luc-monterosso

卡尔•拉格斐《工作纪实》
来自 JEAN-LUC MONTEROSSO

由Maison Européenne de la Photographie欧洲摄影社社长介绍此展览

展出日期:9月15日至10月31日止
展出地点:Maison Européenne de la Photographie
5-7, rue de Fourcy, 75004 Paris

为什么选择摄影?是作为职业,还是出于不得已?
卡尔•拉格斐的答案颇为简单:他是因为喜欢挑战。

二十 年前,卡尔•拉格斐对于自己设计的服装系列拍出来的照片效果很不
满意,在挚友兼同事Eric Pfrunder的敦促下,他决定走到相机后,亲自掌镜。

正如 摄影大师Harry Callahan所说:“摄影是一场冒险,如同生命是一场
冒险。想要借由影像来表达自己的人,必须先了解自己与生命的关系。”

这场“Parcours de travail”《工作纪实》就像一个回顾,描绘卡尔这样活力十足、内涵丰富而且品味非凡的人,如何选择了时尚和摄影来展现线条、形状和色彩之美。每一天,他都孜孜不倦地追求那电光火石的一瞬影像的创造,如何以新的手法来看这个世界。

卡尔•拉格斐 的信条是:“看,多看,无所不看”。他怀着极大的好奇,以无所不包的视角观察周围的世界再从中筛选。静观万物之后,他拿起镜头开始拍摄人像、风景、建筑、人体乃至静物

卡尔•拉格斐在时尚摄影这个主题上,倾注了最多的时间和心思。器材对他来说无关紧要:不管是20 x 25, 24 x 36, 或数码相机,一样得心应手。卡尔•拉格斐身旁围绕着一批同样热爱摄影、各司其职的助手。他审慎挑选模特,而且为他们设计最合适的角色。他说:“我们不要把模特累坏了。我们要给他们空间表现。”(1)

卡尔•拉格斐接受每项工作之后,他的举止就好像一个“杀人惯犯”。他勇往直前,不管有什么困难阻碍。但他追杀的不是别的,只对“不完美”格杀勿论。这就是为什么,即使照片的“当季”新鲜感过去了之后,他拍摄的时尚大片并不感觉过时。随着时间推延,他的作品感觉不同,味道更好了,最终脱离了时尚宣传照的功能性,成为一幅幅经得起玩味的映像,正如美国时尚摄影大师Avedon或德国Peter Lindbergh的作品一般。

即使 是人体摄影,也“穿”着“优雅”这件外衣。模特姿态含蓄,决不会有不雅镜头。卡尔•拉格斐已无需故作惊人之举。他没有Wolfgang Tillmans那种诡异,或是Andres Serrano在《性爱历史》 摄影集那么强烈的赤裸裸。如果有逾越尺度之处,也一定是精神上的。就像《暴力之美》里面收录的,酒神陶醉狂浪之舞,年轻的Baptiste Giabiconi显露最深刻的欲望,但常巧妙地回避镜头焦点,避免了纯粹的裸露。

卡尔•拉格斐有个像大教堂一般宽敞的摄影工作室,他大部分的作品都在这里完成。书籍分门别类地整齐罗列着。这里常被人拿来跟安迪•沃荷的“工厂”相提并论。
其实两者大不相同。拉格斐的摄影工作室无论是实务上或是道德观上都差得很远。安迪•沃荷期望这个世界能像个大机器一样,这跟卡尔•拉格斐简直南辕北辙。

安迪•沃荷 在纽约的“工厂”专门收容四处游走的艺术家;一个不知名的创意集团,生产不断重复与刻板印象的作品。而卡尔•拉格斐完全不同。他一直保持着高级定制服手工坊的模式,在这里,众人分工合作,各自贡献熟练的技艺和专业知识。即使像缝纽扣这样简单的事,也成为艺术。尽管卡尔的工作室的桌上也可能看到一听健怡可乐,但这里离安迪•沃荷那六〇年代的美国及其幻灭非常遥远。

位于巴黎市中心区的7L摄影室,相当整洁明亮。这里有一小群摄影师或是
“影像制作人”按着自定的步调推进。这里环境温馨,工作气氛认真而专注,但时不时会发生幽默的小插曲。这里是一个摄影工作室,或说是影像制作人工作室。影像工作室应该是更恰当的描述,因为这里诞生了许多独一无二的影像作品。

摄影历史上,摄影家兼具别种角色的颇不乏人。法国印象派画家Degas, 《爱丽丝梦游仙境》作者兼数学教授Lewis Carroll, 雕塑家Brancusi, 在摄影和各自的专业领域均享有盛名。这些多才多艺的摄影家各自以不同的方式拍出了独特而创意十足的作品。Degas是以摄影来记录他的画作;Brancusi运用摄影来烘托他的雕塑在特定空间的意象。而卡尔•拉格斐则是因为原本热爱绘画激发了他对摄影的兴趣。线条画出形体,而形体拥抱光线。“我以创作绘画的方式来创作摄影;但是光线却给了它不同的象限。”(2) 以这个角度来说,按下快门并非只是以光线来写作,同时很大部分更像是以光线来作曲和绘画。”

对许多摄影师来说,每一次曝光都有风险。“不能重来”的新闻摄影尤其如此。摄影那一霎那的光影氛围几乎不可能重复。但是对另一个族群的摄影家来说,曝光不过是摄影创作过程中的一个步骤。这个过程还包括后期作业、显影和印制。对于这一群人来说,纸材,以及冲印墨水、颜料的选取都极为重要。卡尔•拉格斐在这方面可谓行家。“纸是我最钟爱的材料。纸是绘画的起点,摄影的终点。”(3)
不管用什么方式,传统、现代的还是最新的技术 – 金版或银版、树脂显影、宝丽来立即显影、版画、数码打印等等。就像摄影大师布烈松侄女Anne Cartier-Bresson的《卡尔•拉格斐影像的材质笔记》里写道:“卡尔的摄影历程,从1987到现在,曝光和印制风格已历经了许多意义重大的转变。卡尔•拉格斐风格的演化跟他自觉的转变有关,但同时也跟摄影的硬件演化齐头并进。就好像高级定制服,冲印技术的进步能够更好的强调作品的手制层面与工艺水准,而使成品提升为一件独到的艺术品。”(4)

卡尔•拉格斐自承他对Alfred Stieglitz, Edward Steichen, Clarence Hudson White等前辈作品,以及1920年代的德国摄影风格非常热爱。而拉格斐的摄影作品灵感来源不止于此,还兼及绘画、电影、建筑甚至包括漫画书。

"向 Oskar Schlemmer致敬"这个摄影展结合了一系列以Fritz Lang的“大都会”,以及Murnau电影为灵感的系列作品。此外,作品里还可见Lawrence Alma-Tadema爵士, Caspar David Friedrich,以及Frederic Edwin Church等他所仰慕的前辈大师的影响。他带着绝佳的优雅和幽默感在好几个不同风格、不同领域的摄影间穿梭、演化;同时对动态影像也甚感兴趣。他的作品和年轻一辈摄影师的作品放在一起也很和谐,因为他的摄影同样不惮于挑战现有的框架,而且结合了艺术、摄影、电影、录像等不同的媒介。

卡尔•拉格斐 百科全书式的学养加上欧洲文化的熏陶,使他的作品被认为是对形体和材质一种不懈的追求,对摄影后进深具启发性。他的作品像是摄影课程,但绝不繁重或太过学术性,其实轻松而且富有幻想,是一个渴望自由的人不断走进未知领域的探寻。他是真正的大师,一位从未进过摄影学校、也永远无须摄影教条的大师。

Jean-Luc Monterosso

欧洲摄影社社长
巴黎,2010年8月25日

(1) 专访Eric Pfrunder, 2010年7月20日,巴黎。
(2) Boulakia画廊展目录序文。1992年,巴黎。
(3) 同上。
(4) Anne Cartier-Bresson, 《摄影的皮相》。 关于卡尔•拉格斐影像的材质记录, 第215页。

分享

連結已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