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rebel-spirits-figures-of-modernity

兩個叛逆的靈魂,
摩登時代的代表人物

:「如天才般的智慧」是1930年代早期普朗克(Francis Poulenc)向諾阿伊斯夫人(Marie-Laure de Noailles)形容可可‧香奈兒的形容詞,但是他們的共同點並不止於此。

有關兩人的童年時期,均為真真假假的故事所構成,在嘉柏莉方面,這些故事掩蓋了她不快樂的年幼時期,也因此創造出一段傳奇。而Marie-Laure則是在一個極有教養、尊貴的環境下成長,但是卻缺乏感情,身為一個富裕的德國銀行家家族、可追逤至法國薩德伯爵(Marquis de Sade)的貴族的後代,她的童年卻相當孤單。她特異獨行的祖母舍維尼伯爵夫人(Comtesse de Chevigné),正是部分啟發作家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筆下的蓋爾芒特夫人(Madame de Guermantes)靈感的人。
瑪麗-羅芮也如嘉柏麗一樣,追隨她藝術的喜好。她與查爾斯成婚後所住的巴黎酒店(Parisian hôtel)早大量收藏許多大師級藝術家的作品,從德拉克羅瓦(Delacroix)到林布蘭(Rembrandt)、戈亞(Goya)到魯本斯(Rubens)都有。兩人聘請室內裝潢大師尚‧米歇爾‧弗朗克(Jean-Michel Frank)為他們重新裝潢內部空間— 想像一個空空的黑色空間,還有修道院的書籍,搭配極簡的家具,以及草蓆和羊皮紙構成的純粹型態。這簡約的美學也反映出瑪麗-羅芮本身的風格,搭配她身穿的香奈兒套裝(根據馬格尼爾神甫Abbé Mugnier的說法,她擁有約四十款不同的款式,而且多為黑色)。

畢生不斷追求精緻的設計的香奈兒女士,在設計上喜愛和諧的線條與簡約的服飾,讓肢體的動作更自在,她結合美學與功能,為摩登的穿著立下新的定義。

同樣叛逆、不喜歡妥協的瑪麗-羅芮則是喜歡引起話題。1932年,她是幾位首先戴上香奈兒所推出的鑽石珠寶,希望「復甦經濟」,她登上Vogue雜誌封面,配戴耀眼的羽毛胸針。

香奈兒顛覆時尚,瑪麗-羅芮則是她的謬思與贊助者,後來也成為畫家與作家,對於藝術的歷史也有所貢獻。她與夫婿收藏許多的名畫,包括勃拉克(Braque)、畢卡索(Picasso)、巴爾蒂斯(Balthus)、蒙德里安(Mondrian)、賈克梅蒂(Giacometti)與曼雷(Man Ray)。兩人穿梭巴黎上流社會,尋覓新銳的才華,包括超現實主義學派。他們贊助戲劇的計畫,支持許多作曲家,如馬克維奇(Markevitch)、普朗克(Poulenc)、史特拉維斯基(Stravinsky)…

相較之下,香奈兒女士對於藝術家的支持則比較低調,她為俄羅斯作曲家和他的家人安置住宿,讓他們住宿於她在Garches的別墅。早自1924年,她就為 迪亞基烈夫(Diaghilev )的芭蕾舞《藍色列車》設計戲服,由畢卡索設計舞台,她也曾為許多戲劇製作與雷諾瓦的電影設計戲服。她與當時的詩人和前衛藝術家結為好友,包括達利(Dali)、尼因斯基(Nijinski)、維斯孔蒂(Visconti)。可可也與考克多(Cocteau)相當友好,他也是瑪麗-羅芮一生都傾慕的對象…瑪麗-羅芮非常浪漫;而香奈兒雖然一生中有多段轟轟烈烈的愛情,仍注定要孤單一生,卻也坦承沒有愛,女人就什麼都不是。

Sophie Brauner

Marie-Laure de Noailles © Henri Martinie / Roger-Viollet

分享

連結已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