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mademoiselle

女士

这是一本由Douglas Kirkland在1962年夏天拍摄Coco Chanel而辑录的相集,此书由出版社Steidl编辑,卡尔•拉格斐更为其编写了序言。

卡尔•拉格斐:

在这里Douglas Kirkland为我们进行了一次未知的视觉历史探索之旅,让我们摆脱不了他的领航。这些重新整理的照片绝对是“珍贵的时刻”,影像表现的美感将永恒地保存着。原本我们只是含糊地了解香奈儿女士的一切,不过突然间,一切也活现,就好像一切以往既知的历史也重现眼前。我们见证了这一位不寻常的时装领袖本已消失了的力量,真实在这里开始站不住脚,不过影像却从未褪色。

我们可以把这看作在那年夏天耀眼的光芒,又或是短暂的快乐(者许我们更愿意相信他们曾经很快乐),那是发生在她生命中的后半。在Douglas Kirkland的照片中我们能看到“Mademoiselle”的一种深入且个人的魅力,他把大家印象中她的恶魔及臭脾气个性抽走,把那些对可可•香奈儿女士的陈腔滥调式形容褪去,呈现的一切立即变得正面,差不多能让人笑逐颜开。

在Douglas Kirkland的眼中,她并不是一个老女人。对名人的评价不应是他们怎么样,而是他们是一个怎样的人。

时光很快便到终结,不过就如T.S. Eliot在诗中所言:
“如果时间与空间就如圣人所指”:
“活一个世纪?
蝴蝶活的一天
已经代表着它的一生”

而她还有差不多9年的余生。
站在这位年轻俊朗的美国人镜头前,她彷佛在说:不论你给我的是什么,即使只是一个简单的微笑,你也无法回收的。我可以把它当作宝物永远拥有。
1962年的夏天,在某程度上说来,是她时尚皇后身份的最后一个夏天。牛仔裤与迷你裙在那一刻正开始侵略全世界,对它们的反感与及公然表现的厌恶让她立即成为了时尚界的前辈。
迎着她而来的是一片的愁云与苦涩。那也是一个对尊敬、敬重(法国人最为喜爱的词汇)的年代,所以一切也在说明她的光辉岁月已经完结。在那个时候“古董”这个概念还未出现,霎时间没有人对过去了的东西感兴趣,幼稚的未来主义(看看现在的世界变成怎么样)成为了时尚界的新发展。
香奈儿这个名字最终在没有她的领导下, 就如我们今天所认识的模样以国际时尚品牌的形式再度重临。她的名字是首位以品牌名称得到重生,其后大家都追随着这样的方法。
突然在一瞬间,那是发生在1962年7月的一个短暂星期的事情,一位年轻的美国男孩把她那让人无法抗拒的背光笑容重现眼前。她从来没有刻意要取悦男性,但这位年轻的男孩却是她展示女性魅力的最终目标。我们很难在她的照片中找到这样的灿烂笑容,即使在她年轻的时期也很难发现,那是一种轻松愉快的表情。
在工作上她是另一个人,她永远看起来比工作所需的更加严格认真。她在袖孔试衣上的严厉要求非常有名,不过她也曾与不少模特儿共渡过愉快的时刻,那指的是她不摆架子的情况,绝对不像在Kirkland镜头前那种发自内心没有年龄限制的微笑。
她曾经有一段时间证明了给世人看她是如何表现及创造了当代女性的形象,但突然间她又厌倦了那种当代色彩。而其他的设计师,当中不少也是大受20世纪初40年她创作的影响,然后突然被遗忘。因为他或她们都没有可可•香奈儿女士的魅力与美感。
历史遗留下的照片永远比事实或真理更为真实。透过Douglas Kirkland的影像,我们可以猜想著名的可可小姐在成为令人畏惧的香奈儿女士之前的一切,那就好像在莫扎特歌剧中被受爱戴的“Don Giovanni”的女性版,而且她还穿着她自己设计的无敌盔甲……

分享

連結已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