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EL NEWS

gabrielle-chanel-and-biarritz

香奈儿女士与比亚利兹

香奈儿女士与巴斯克海岸的渊源可以追溯至1915年。当时亚瑟·卡柏还是现役军官,趁休假间隙,带她来到法国南部的著名海滨度假胜地比亚利兹。这里远离战火喧嚣,许多富家小姐都逃离巴黎前来避难,在海边过着和平安宁的日子。比亚利兹连空气中都氤氲着潇洒时髦的气息,深深地吸引着香奈儿。她也由此决定于1915年在当地开设自己的第一家个人品牌时装屋,地址选在一家赌场对面的别墅里。

她几乎立刻就尝到了成功的滋味:邻国西班牙在一战当时属中立国,来自西班牙皇室和当地富奢人家的订单如雪片一样涌来,顾客中还不乏为香奈儿独创的奢华风格所倾倒的法国人。此外,自19世纪以来比亚利兹就是俄罗斯贵族的度假胜地,建在当地的消暑别墅鳞次栉比。沙皇倒台后,许多俄罗斯贵族都来到比亚利兹躲避风头。1920年,香奈儿女士在这里邂逅沙皇的堂弟狄米崔大公,两人很快坠入爱河,恋情一直持续到1922年。他们流连于巴斯克沿岸大大小小的别墅,度过了美好时光。1920年,香奈儿成为优雅的象征,透过穿着演绎她自己的设计,将她所创造的摩登风格呈现给全世界。清爽流畅的廓形,提高半身裙与连衣裙摆而露出的美踝,线条利落的简约款式,柔软的材质,诸如她也用于制作泳装的jersey针织面料,以及她敢为天下先,领导时尚穿着的外套和半身裙套装,都反映出她与众不同的风格。

香奈儿畅享着无拘无束的自由、户外休闲的生活以及迎面吹来的摩登之风的同时,也剪短了秀发,充分沐浴在阳光之下,她的魅力造型引得女性纷纷效仿。而这一造型,恰恰预示了当时昂首阔步迈向20世纪的社会即将面临的深刻变革。

撰文:Françoise Claire Prodhon

Photo © CHANEL - Collection Bernstein-Grüber

summer-reading-notre-chanel-by-jean-lebrun

夏日书选
JEAN LEBRUN《我们的香奈儿》

纵观时尚史,总有一些人让我们如数家珍——例如英年早逝的服装设计师让·巴杜,他的档案被妥善保管、分类并流传:Emmanuelle Polle因此得以研究这些档案,并在2013年提炼成一部专著。

据传言,巴杜在世的时候,和香奈儿势同水火,两人甚至不能待在同一间屋子里。回顾历史,传言再一次得到了证实。香奈儿和巴杜本来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除了一些只言片语,她并未给世人留下多少可供考究的史料,连她自己都早已迷失在自我重塑的记忆里:我们出版的这部作品可能是市面上关于她的第95本书,而关于她的作品越多,她的形象似乎就越模糊,她真正的精神就离我们越远。

这部名为《我们的香奈儿》(Notre Chanel)的作品就是为了克服这一困难而著,装载着伯纳德和让对她的记录——他们两人早在25年前就考证过香奈儿女士的生活过往。两人中已有一人不在人世,另一位现已着手重新开启尘封已久的档案,但尽可能地不写成又一本大同小异的传记,而是一扇教堂彩绘玻璃窗——一扇侧面的彩绘玻璃窗——这扇玻璃窗的角落,通常保留给捐赠修建教堂的善男信女,然而伯纳德和让却坐在这个角落里苦思,始终无法触及那个让他们携手面对这项从未完成的任务的人。这扇彩绘窗上,香奈儿女士并非以圣徒的形象出现,而是被描绘成一只充满魔力的精灵:虽然伯纳德过早地离开了我们,湮没在记忆深处,但香奈儿散发的荣光骤然照耀在伯纳德的身上,为他指明了前路方向。

我们的香奈儿》(Notre Chanel),作者Jean Lebrun,Bleu autour出版社。

分享

链接已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