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l-lagerfeld-at-the-salon-de-la-photo-in-paris

卡尔·拉格斐
在巴黎影展上

参加巴黎展的摄影沙龙Salon de la Photo, 将为80,000名参观者提供了一个宝贵机会,欣赏卡尔·拉格斐亲自设计打造策划的大师摄影展。这场摄影展,展出至10月10日止。

此次展出的作品既包括了卡尔·拉格斐一些之前未发表的私人摄影作品,也有他亲自从欧洲摄影中心Maison Européenne de la Photographie挑选出来的大约三十件传奇性的肖像摄影,这些摄影作品均出自如Richard Avedon, David Bailey, Henri Cartier-Bresson, Robert Doisneau, Robert Mapplethorpe, Helmut Newton以及Arthur Penn等名家之手。

当初是您主动涉猎涉足摄影世界,还是摄影自然而然地成为您的一种创作方式呢?
卡尔: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摄影师,准确来说,我是后来有一天被劝说鼓励而开始摄影的,当时我急需一些宣传大片用的照片。那是在1980年代,我的朋友及工作伙伴Eric Pfrunder鼓励我亲自来拍摄。

你的摄影作品大多是黑白色的,为什么呢?
卡尔:显然这与我作时尚创意设计的理念是相关的。黑白色是我个人风格的代表颜色,它表达了我眼中的现代性。在时尚与摄影方面,我都追求完美极致。黑白摄影需要更多技巧,但是非常吸引人。拍摄肖像或者轮廓像的时候,就像我拍摄倍耐力年历画册时,这种表达方式完美地凸显了人体之美,同时藉由特殊的光线处理,画面中呈现出独特的三维视觉效果。

比起静物你是不是更喜欢肖像摄影?
卡尔:我拍了很多肖像摄影。我会花时间精心挑选拍摄模特:我不赞成“扼杀模特”的拍摄方式。摄影师必须赋予模特灵魂。此外我也拍摄风景与静物——我倾向于这种叫法,而非法语里所称的“死寂的自然nature morte”。

你对某些特定的拍摄和印刷技法有所偏爱么?
卡尔:从纯粹理性的角度来说,我使用自己所需要的,无论是银盐胶片负片,6×6双面,或者是宝丽来相机。黑白色银盐胶片冲印时,我总是采用雾面亚光感光乳剂,令照片呈现出更为生动逼真的质感,运用浓郁的黑色与强烈对比的色调。我也曾以同样富有视觉效果和生动现代的风格,使用雾面哑光铝板来冲印照片:呈现出冷调金属感,光影明暗之间的对比非常有趣。另外,我对Resinotypes与Fresson法在柔和调四色冲印中的应用也充满兴趣。

那么数码方面呢?
卡尔:我热爱现代,我从不沉迷过去,不崇尚怀旧。早在90年代晚期,我已经自然地开始试验这些新的技术,并在帆布、晶纹纸以及纯棉阿奇斯纸等不同的纸张上制作出精美的艺术喷墨印花。所采用的介质材料必须与我对风景、肖像或者裸体像的准确概念保持一致。

很容易想到是什么将你与布料与绘图笔联系在一起。那么你对摄影呈现的最终媒介——印刷纸张是怎么看待的?
卡尔:纸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材料。绘画始于纸,而摄影终于纸。我绝对不能没有纸张。比如,对我拍摄的照片来说,每一幅都始于绘画。我进行摄影与绘画的创作方式一致。但是对于光的玩味掌控又带来一层新的境界。你用何种方式工作?我的许多工作在工作室内进行。镜头不是那么重要:我随意地使用20×25、24×36以及数码镜头,并且一直都有助理在旁协助。我摄影工作室很像一间高级定制服工作室:这是一个团队工作,每个人都有清晰明确的角色,并且各自做出贡献:专业知识或者特殊技巧。

影响你并且赋予你灵感的都有哪些?
卡尔:我热爱Alfred Stieglitz, Edward Steichen及Clarence Hudson White的作品,此外还有德国1920年代的摄影作品。我所接受的国际教育引发我很早就对各种艺术形式产生浓厚的兴趣,同时以更为广阔的视野开看待整个世界。至于在时尚方面,作为一名摄影师,我无法将自己局限于某些规则条框之内:绘画、电影以及建筑无疑都能够激发我的创作灵感。因此你能看到《向奥斯卡•史雷梅尔致敬Hommage à Oskar Schlemmer》,它的灵感源自弗列兹•朗Fritz Lang的电影《大都会Metropolis》以及德国电影先驱茂瑙Murnau的电影作品。

你能否想象没有摄影的生活?
卡尔:现在,摄影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无法想象失去摄影的生活。我通过镜头来窥察时尚与整个世界。它令我能够对自己的基本工作保持批判独立性,我从中获得了未曾想象到的裨益。

照片:卡尔·拉格斐镜头下的埃德加·拉米雷兹Edgar Ramirez

摄影沙龙Salon de la Photo
Parc des Expositions,4号展馆
巴黎凡尔赛门广场1号
75015巴黎

分享

链接已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