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s-off-to-karl-by-ingrid-sischy

向卡尔脱帽致敬
撰文:INGRID SISCHY

“我还是不确定自己究竟是什么身份,”戈登•帕克斯Gordon Parks如是描述自己作为一个创作者的多重身份,“我沉醉在自己的创作世界中,形式如此多样,以
至于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了。”事实上他当然知道自己是谁。他模糊了职业身份的分类,打破了行业领域间的界限与障碍,树立起一个灯塔般的榜样。倘若设立
一个以戈登•帕克斯命名的摄影奖项,那么以创意为主题的获奖者绝对是
卡尔•拉格斐——这位大师顶着多个头衔,身兼各种工作职责,简直比凯特王妃
与威廉王子的皇室婚礼上的礼帽更为丰富多样。

这里是拉格斐在一天之内(经常也包括夜晚)工作时多重身份的节略清单,比我
所知的其他任何人都要多,作为创意总监与时尚天才设计师,为香奈儿效力29年,为芬迪工作逾40年——这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以及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拉格斐品牌。一位自然挥洒创意天才的艺术家,一位饱览全世界书籍的作者,一位致力于书籍出版事业的发行人,一位邀请至亲好友参与拍摄,创造出引人入胜的卡萨维蒂式Cassavetes氛围的电影制作者。一位再现前艺术大师沃霍尔Warhol的演员与
超级明星,同时亦是当下涌现出的拉格斐纪录片中的男主角。一位才思敏捷,言语诙谐的人——他是每个采访者与作者梦想合作的对象,妙语如珠,幽默狡黠。他是一位收藏家,眼光犀利独到。他是一位室内设计师,令大多数专业人士钦佩有加。如果卡尔最喜爱的女诗人伊丽莎白•毕晓普Elizabeth Bishop尚在,她一定会欣赏他所撰写的信牍。他是为广告业所青睐的秘密武器——卡尔不仅为他所工作的品牌如香奈儿与芬迪掌镜拍摄广告大片,同时也为其他品牌摄制。他热衷于为所有的流行事物带来沃霍尔式的气息——从可口可乐到冰淇淋。他会感到疲倦么?卡尔可不
这么觉得,他会谦逊地说自己才刚刚开始。如果你称赞他的任何一样成就,他会
回答说“但这并不保证下一个一定成功”。

是什么激发了他与摄影的不解之缘呢?那是他的灯塔——他总是回归到摄影,无论是建筑,风景,肖像画,时尚,还是静物等等。其他的时尚设计师在连日工作,
发布会或者连续忙碌一季之后,他们会选择放松一下,而卡尔几乎总是陶醉在为
地下杂志、具有影响力的视觉杂志、广告大片或者他自己的个人项目拍摄照片。
由于对摄影的共同热爱,我们成为了好朋友。他几乎看过每一本已出版的摄影集,并且仍在不断阅览新书。

我们的第一次交谈是在很久以前——那时卡尔刚刚开始认真地投入摄影事业。他的第一批作品十分引人注意,立刻就爆发出一种份量感,也许是他多年来对摄影作品观察而沉淀的结果,同时其中也有他自己的见解与表达。大量的书籍、故事、摄影任务与随后的广告大片,至今依然如此。观看卡尔的摄影作品就能说明这一切。我曾经与他一起在纽约、巴黎、洛杉矶与东京的大街上进行摄影工作。每次都会聚集大堆人群,交通也会堵塞,众多粉丝为了这位扎着马尾辫,身穿白色高领衬衫,
戴着墨镜的偶像人物前来,高喊着“卡尔,我们爱你”。他经常为自己如此高的
名气感到略微惊讶,保持着一贯的礼貌,抬起头向他们致谢,然后重新投入工作中。

卡尔并未将他出神入化的领悟力仅仅投入在自己的工作上。昨天晚上他抵达纽约,我们与其他朋友共进了晚餐。他迫不及待要展示给我们一份他刚刚在法国寻觅到的1914年的稀有文件资料,由保罗•伊里巴设计,配有多位作者撰写的文本,其中
包括奥古斯特•罗丹与尚•考克多,并有拜伦•迪•梅尔为芭蕾剧《牧神的午后》序曲拍摄的照片,这部芭蕾剧由俄罗斯芭蕾名伶尼金斯基Nijinsky主演。这份文件全世界仅存6份副本。我们观赏完之后,为那精美复杂的设计赞叹称奇,美丽的绘图、柔韧的纸张、照片的精美印刷与浪漫意境,我们讨论是否应该复刻一件。卡尔说:“我对它太爱不释手了,不能忍受失去它——哪怕是从我手中拿走的这会儿时间都不能忍受。”将来有一天,也会有人对着卡尔的摄影作品说出同样一番话,事实上,
已经有人如此欣赏卡尔的作品了。

照片:卡尔•拉格斐与安娜•莫格拉莉丝,戈登•帕克斯晚宴与拍卖会,纽约,6月
1日

分享

链接已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