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創始人

Gabrielle Chanel

「願我的傳奇淵遠流長,恆久愉悅!」*

* 《香奈兒的孤傲與顛世》(The Allure of Chanel),作者:保羅•莫朗(Paul Morand),© 1976年,Hermann www.editions-hermann.fr© Man Ray Trust / ADAGP,巴黎,2016年

嘉柏麗‧香奈兒以自己選擇的方式生活,從歷經艱辛的年幼孤女到晉身為事業成功的女商人,造就出她與眾不同、大膽率真的個性,讓她遠遠領先所處的時代。她擁有忠誠真摯的友誼,享受著親密熾熱的愛戀,她對文化、探索和旅行有著無法抑制的渴望,這一切,都對她的性格帶來重要影響。她讓女性的穿著擺脫束縛,化繁為簡,並將男裝特色融入女裝設計,呈現出具有遠見的魅力風格,體現洋溢現代氣息的永恆經典。她以從容大方的姿態配戴珍珠和鑽石,搭配經典香水彰顯個人風格。她是個前衛女性,是一位以自己的生活方式與多重面貌為她一手創辦的品牌樹立價值理念的先鋒人物。同時,持續不斷為女性帶來啟發與靈感。

關於 COCO 香奈兒

擺脫束縛

嘉柏麗‧香奈兒和她的寵物狗 Gigot 在「La Pausa」別墅留影,攝於1930年

1930年時的香奈兒女士身穿長褲和橫紋水手衫,蓬鬆短髮迎風飛舞。其實,嘉柏麗‧香奈兒一向特立獨行。1920年,她在米西亞‧賽特(Misia Sert)的陪伴下前往威尼斯,在麗都(Lido)海灘上享受煦暖陽光的撫慰,對自己日曬後呈現的古銅膚色感到非常滿意。她熱衷於戶外生活,盡情探索各種體育運動和休閒娛樂活動,從高爾夫球、滑雪垂釣和出海遠航中品味獨到樂趣。\u000d\u000a1906年,她在耶田‧巴爾森(Étienne Balsan)引導下對馬術產生了興趣,隨後又深受出色的馬球選手卡培男孩(Boy Capel)以及西敏公爵的影響。

這些戶外活動啟發她設計適合這些活動的服裝,雖然還未能稱為真正的運動服,但也已見雛型。「我為自己創作了運動服裝;不是因為其他女性需要參與運動,而是因為我自己要參與運動。我沒有外出是因為我需要設計時裝,而我設計時裝只因為我需要外出,因為我正在經歷這個世紀的生活。」*\u000d\u000a*《香奈兒的孤傲與顛世》(The Allure of Chanel),作者:保羅•莫朗(Paul Morand),© 1976年,Hermann www.editions-hermann.fr

嘉柏麗‧香奈兒和她的寵物狗 Gigot 在「La Pausa」別墅留影,攝於1930年

天性使然

工作中的香奈兒女士,攝於1937年

香奈兒女士於 1910 年開設了自己的第一間帽子精品店,讓整個巴黎趨之若鶩,為建立香奈兒時尚王國奠定第一塊基石。兩年後,她敏銳地覺察到濱海度假小鎮的蓬勃發展,於是選擇在杜維埃(Deauville)開設了自己的第二間精品店。

隨後,她於1915 年在迅速崛起的時尚度假勝地比亞里茨(Biarritz)開設了自己的高級訂製服精品店。嘉柏麗‧香奈兒從 1918 年起遷入康朋街 31 號。她於 1921 年推出 N°5 香水,是第一款以獨特香調和簡約大方的瓶身造型顛覆當時調香陳規的時裝設計師香水。1937 年,她親自為自己宣傳,在廣告中亮相,可說是又一大膽創新之舉……1932 年推出的「鑽石珠寶」(Bijoux de Diamants)系列轟動一時,讓沉寂的珠寶界為之驚嘆,由此意識到香奈兒女士再次打破陳規。她是令人敬畏的女商人,也是第一位創辦跨國企業的獨立自主女性,她從未被自己的敏銳直覺所蒙蔽。

工作中的香奈兒女士,攝於1937年

高瞻遠矚

嘉柏麗‧香奈兒女士在她位於洛克布魯(Roquebrune)的「La Pausa」別墅花園中,攝於1938年

針織服裝、水手衫、斜紋軟呢套裝和外套、兩件式針織衫、小黑洋裝、雙色鞋、皮革鍊帶菱格紋肩背包款、珍珠項鍊……嘉柏麗‧香奈兒創造出全新魅力姿態,打造當代女性穿著的永恆典範風格語彙。

她心目中的女性時裝樣貌簡約大方,線條低調優雅,完全不會束縛女性的一舉一動,讓她們得以輕鬆自如地面對日常生活,隨之而來的,還有其他創新之舉。\u000d\u000a她是首位於1921年推出香水的服裝設計師,憑藉敏銳觸覺征服世界,為此,她說:「香水,是奢侈品。」*而對於高級珠寶,她也竭力化繁為簡,摒棄死板的寶石鑲座,甚至設計出可配戴於頭上的珠寶髮飾。讓珍貴的珠寶能趨近日常生活,在當時也是一種令人驚嘆的現代眼光。嘉柏麗‧香奈兒也採取創新的方式與女性溝通交流,她之所以於 1931 年同意前往美國好萊塢工作,並為美國女演員設計服裝,是因為她明白,正如她對自己所說:「如今的時尚可以透過電影來實現。」** \u000d\u000a*在Guy Job拍攝的節目《DIM DAM DOM》中對賈克‧夏佐(Jacques Chazot)訪問的回答,1969 年\u000d\u000a**《電影雜誌》(La Revue du Cinéma),1931年9月1日

嘉柏麗‧香奈兒女士在她位於洛克布魯(Roquebrune)的「La Pausa」別墅花園中,攝於1938年

自由自在

在「La Pausa」別墅中的嘉柏麗‧香奈兒,攝於1938年

嘉柏麗‧香奈兒曾調侃自己:「我是奧維涅(Auvergne)唯一一座活火山。」永遠不要被任何人束縛,尤其是被男性束縛,是這位性格如火的設計師的出眾特點。然而,她亦是用情至深之人,這也是她自身的矛盾之處。嘉柏麗‧香奈兒一生追求獨立自主,但在面對愛情時則全心投入。

她在創業之時獲得卡培男孩(Boy Capel)的資助,在其協助下於 1910 年在巴黎開設帽子精品店,並於 1912 年於杜維埃開設精品店。而令嘉柏麗‧香奈兒引以為傲的是,她之後將這份資助悉數償還。這既是原則問題,也近乎一種生存本能:不要,也從不依靠任何人,不惜一切代價追求自在無拘。同樣是出於對自由的考慮,她購置巴黎近郊加爾舍(Garches)的 Bel Respiro 別墅,並在法國蔚藍海岸(Riviera)的洛克布魯馬丁岬建造了 La Pausa 別墅。當然,還有她在巴黎康朋街 31 號的寓所。自由無束,獨立自主,是她為女性樹立的完美典範。\u000d\u000a*《香奈兒的孤傲與顛世》(The Allure of Chanel),作者:保羅•莫朗(Paul Morand),© 1976年,Hermann www.editions-hermann.fr

在「La Pausa」別墅中的嘉柏麗‧香奈兒,攝於1938年

襄助藝術

嘉柏麗‧香奈兒和她的舞蹈家摯友謝爾蓋‧里法爾,攝於1937年

「我從藝術家身上學到了嚴謹。」*嘉柏麗‧香奈兒既是藝術贊助人、靈感繆思,有時還是真正的藝術家,也為戲劇、芭蕾舞劇和電影設計服裝,她還熱愛閱讀,對巴洛克和拜占庭藝術以及斯拉夫文化充滿熱情,與眾多藝術家結下深厚友誼。她的閨蜜米西亞‧賽特(Misia Sert)引領她探索充滿蓬勃活力的藝術世界。她們一起與達基列夫(Diaghilev)、考克多(Cocteau)、史特拉汶斯基(Stravinsky)以及達利(Dali)為伴…… 嘉柏麗‧香奈兒為達基列夫的俄國芭蕾舞團提供資助,還為他的芭蕾舞劇《藍色列車》(Le Train bleu / The Blue Train)設計服裝。而考克多將香奈兒女士視為「當代最偉大的女性時裝設計師」,**香奈兒女士則為考克多的作品《安蒂岡妮》(Antigone)、《奧菲斯》(Orphée)和《俄狄浦斯王》(Œdipe Roi)設計服裝。香奈兒女士在自己的Bel Respiro 別墅款待史特拉汶斯基,並支持他的音樂創作。

嘉柏麗‧香奈兒曾於 1938 年將自己的 La Pausa 別墅借給薩爾瓦多‧達利 (Salvador Dali) 六個多月,讓他潛心作畫,為參加來年在美國紐約舉辦的畫展做準備。舞蹈家謝爾蓋‧里法爾(Serge Lifar)、傑克‧利普茲(Jacques Lipchitz)和畢卡索(Picasso)也是她的摯友。詩人皮耶‧雷維第(Pierre Reverdy)和馬克思‧雅克布(Max Jacob)也與她關係密切,而曾為她撰寫《香奈兒的孤傲與顛世》(The Allure of Chanel)一書的作家保羅•莫朗(Paul Morand),從她與卡培男孩之間的關係汲取靈感,創作了小說《Lewis et Irène》。尚‧考克多曾有這樣的說法:「她以近乎奇蹟的方式,遵循看似只適合畫家、音樂家和詩人的原則在時尚界應付自如。她有一種無形的影響力,賦予喧囂世俗一種無聲的尊貴。」嘉柏麗‧香奈兒,藝術家中的藝術家。\u000d\u000a* 《香奈兒的孤傲與顛世》(The Allure of Chanel),作者:保羅•莫朗(Paul Morand),© 1976年,Hermannwww.editions-hermann.fr\u000d\u000a**鳴謝尚‧考克多委員會(Jean Cocteau Committee)

嘉柏麗‧香奈兒和她的舞蹈家摯友謝爾蓋‧里法爾,攝於1937年

熱愛閱讀

在巴黎康朋街 31 號寓所中的嘉柏麗‧香奈兒,攝於1937年

「書籍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 嘉柏麗‧香奈兒有一天向保羅‧莫朗說。從在奧巴辛(Aubazine)修道院閱讀聖詩開始,書籍與嘉柏麗‧香奈兒相伴一生。在她位於康朋街的寓所中,各種書籍沉重地堆疊於牆面架上。其中一本打開著,旁邊還擺放著一副眼鏡……躺在米色麂皮沙發上,靠著菱格紋抱枕,嘉柏麗‧香奈兒飽覽群書。

既有索福克勒斯(Sophocles)、荷馬(Homer)、普魯塔克(Plutarch)和維吉爾(Virgil)的著作,也有拉伯雷(Rabelais)、但丁(Dante)、莎士比亞(Shakespeare)和蒙田(Montaigne)的作品。拉布魯耶(La Bruyère)、莫里哀(Molière)、塞凡提斯(Cervantes)的作品與盧梭(Rousseau)、伏爾泰(Voltaire)、帕斯卡(Pascal)的作品並排擺放。當中也不乏普魯斯特(Proust)、勃朗特(Brontë)、史坦(Stein)、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和托爾斯泰(Tolstoy)。此外還有詩人里爾克(Rilke)、波特萊爾(Baudelaire)、阿波利奈爾(Apollinaire)、魏爾倫(Verlaine)、考克多(Cocteau)、馬克思‧雅克布(Max Jacob)和雷維第(Reverdy)的詩篇。\u000d\u000a*《香奈兒的孤傲與顛世》(The Allure of Chanel),作者:保羅•莫朗(Paul Morand),© 1976年,Hermann www.editions-hermann.fr

在巴黎康朋街 31 號寓所中的嘉柏麗‧香奈兒,攝於1937年

獨具慧眼的藝術家

女演員珍妮‧摩露和嘉柏麗‧香奈兒,1960年攝於好萊塢

香奈兒女士擅於發掘人才。她為此聯繫好友,及時動用人脈……\u000d\u000a1936年,她向導演尚‧雷諾瓦(Jean Renoir)推薦了年輕的盧契諾‧維斯康堤(Luchino Visconti),尚‧雷諾瓦立即發現了這位對電影充滿熱誠的義大利年輕人才,並聘請其為導演助理。

數年後,維斯康堤將法蘭高‧齊費里尼(Franco Zeffirelli)派往巴黎,並請嘉柏麗‧香奈兒將法蘭高‧齊費里尼介紹給法國電影界。香奈兒女士將他引薦給碧姬‧芭杜(Brigitte Bardot)和羅傑‧瓦迪姆(Roger Vadim),也從此開啟了這位義大利導演的銀幕生涯。

女演員珍妮‧摩露和嘉柏麗‧香奈兒,1960年攝於好萊塢

熱愛藝術

站在中國烏木漆面屏風前的嘉柏麗‧香奈兒,1937年攝於巴黎康朋街31號

學習、探索藝術,從藝術汲取靈感,培養自己的巧思創意,這是嘉柏麗‧香奈兒一生奉行的信念。嘉柏麗‧香奈兒對繪畫、雕塑、建築和歷史深感興趣,在與狄米崔大公爵墮入愛河之後,鐘情於斯拉夫文化所散發的迷人魅力。自此,俄式上衣、大衣、彩色凸圓形寶石和拜占庭十字架如繁花綻放,點綴她的系列作品。

她在好友米西亞(Misia)和荷西‧瑪利亞‧賽特(José Maria Sert)夫婦陪同下遊覽了羅馬和威尼斯,為裝飾精美的教堂、宏偉華麗的巴洛克藝術所傾倒。 在她的風格詞彙中,質樸的古典風格與金光璀璨的華麗裝飾自然融合。嘉柏麗‧香奈兒在寓所中擺放了許多中國烏木漆面屏風,數量多達三十多件,實屬珍罕!而這些屏風也為她帶來無限靈感。她在佈置自己的別墅和公寓時以不拘一格的方式將各種風格與時代氣息完美結合,一切皆「奢華有序」,為她帶來取之不盡的創意靈感:晶瑩剔透的水晶球、光芒閃耀的吊飾、華貴的鏡面、沉寂的色彩以及各種青銅器,在這裡,東方與西方融貫匯集,也對香奈兒風格產生重要影響。

站在中國烏木漆面屏風前的嘉柏麗‧香奈兒,1937年攝於巴黎康朋街31號

前衛時尚

在「La Pausa」別墅花園中的嘉柏麗‧香奈兒女士,攝於1938年

打破陳規和性別界限,開創未來經典時尚,彰顯剛柔並濟的魅力,嘉柏麗‧香奈兒勇於嘗試一切:將男裝常見的斜紋軟呢布料運用於女裝設計,讓原本看似廉價的針織布料備受青睞,設計出沙灘裝和寬鬆連身洋裝。

她心意已決,無所畏懼:「其他顏色都不適宜。而我,要用黑色妝扮女性。」無論是她的設計風格、時裝作品乃至她的個性中,皆流露出一種桀驁不馴的反叛精神。她留著短髮,在陽光下將肌膚曬成小麥色,從賽馬場上的男士外套汲取靈感,將菱格紋圖案運用在她的經典包款設計上。她熱衷於滑雪垂釣、高爾夫球,甚至長時間策馬疾馳。她獨立自主的態度和追求自由的精神,讓她不會因為引發爭議而感到膽怯,也不會因為驚世駭俗的愛情而卻步。一直努力工作,為爭取自主決定命運,乃至執掌公司而抗爭。在1931年6月發表的《我們提名名人堂》(We nominate for the Hall of Fame)一文中,《Vanity Fair》雜誌對她作出以下評論:「嘉柏麗‧香奈兒是將現代原則運用到時裝中的第一人,圍繞她身邊的好友,皆為法國最具影響力的名人,而她將敏銳的商業理念與雍容大器的個性,以及對藝術的幻想與真切的樂觀精神相結合。」一直引領時代。\u000d\u000a*《香奈兒的孤傲與顛世》(The Allure of Chanel),作者:保羅•莫朗(Paul Morand),© 1976年,Hermann www.editions-hermann.fr

在「La Pausa」別墅花園中的嘉柏麗‧香奈兒女士,攝於1938年

幸運機遇

嘉柏麗‧香奈兒的左手手印,以及她的簽名。

在創作她的第一款香水作品 N°5 時,嘉柏麗‧香奈兒從不同的調香樣本中挑選了第 5 號樣本。在被問到「你要如何命名這款香水?」時,她回答:「我於一年中的第 5 個月 - 5 月 5 日推出由 5 款洋裝所組成的系列,我們就將編號 N°5 作為它的名稱吧,因為數字 5 會帶來好運。」* 機遇,也是尚‧考克多(Jean Cocteau)有一天在寫給她的便條上所探討的主題……她將麥穗視為機遇與幸運的象徵,在她位於康朋街的寓所中,金銀器工匠羅伯‧古森(Robert Goossens)為她製作的茶几底座上澆鑄了黃銅麥穗裝飾,畫家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i)也曾為她創作以麥穗為主題的畫作。

嘉柏麗‧香奈兒女士篤信冥冥中的安排…… 與其說她的命運由自己一手造就,不如說她在一生中極為注重各種預示和象徵符號的暗示。因此,她的生日——8月19日,成為另一款傳奇香水——N°19。而作為她星座標誌的獅子,也出現在她隨身攜帶的各種物品上,以莊重威嚴的姿態守護著她位於康朋街31號的公寓中……年幼時在奧巴辛修道院石板地上看到的星形鐫刻圖案,讓她一生追隨,並在她於1932年推出的「鑽石珠寶」(Bijoux de Diamants)系列中幻化為一件光芒璀璨的鑽石珠寶作品。\u000d\u000a*Ernest BEAUX,《Souvenirs d’un parfumeur》(調香師的回憶),Industrie de la Parfumerie,卷1,N°7,1946年10月,第228至231頁

嘉柏麗‧香奈兒的左手手印,以及她的簽名。

藝術家眼中的 COCO 香奈兒

當 COCO 邂逅香奈兒

  • Subtitles
    Transcript
    Current time 00:00
    Duration 00:00

    可可‧香奈兒

4of4